苦命人心底的善良,悲情者心中的愧怍

 


苦命人心底善良,悲情者心中愧怍


——再读《老王》


再读《老王》,依然唏嘘不已……


苦命人心底的善良


老王是个苦命人。


老王是个蹬三轮的。北京解放后,蹬三轮的都组织起来,老王“脑袋慢”,“晚了一步”,进不去,成了单干户。尽管那个社会很荒唐,可是老王不仅没有集体的温暖和帮助,还多了一份失群落伍的惶恐。


老王有个哥哥,但是死了;有两个侄儿,但没出息。此外他就没什么亲人,他成了孤苦伶仃的一个。没有亲人的温暖和关爱,多了一份无孤苦无依的栖遑。


这还不算……


老王虽然两只眼,但是另一只却是瞎的。因此乘客不愿意坐他的车,他谋生就比常人多了不少困难。更要命的是,有人传言他年轻时不老实,害了什么恶病,瞎了一只眼。无端的揣测,异样的眼光,可畏的人言,成了最深的不幸,老王的不幸由此雪上加霜。


老王居住在一个荒僻的小胡同,一个人守着一个破破落落的大院子,一个人守着几间塌败的小屋,一个人孤孤单单。唯一和他相依为命的就是那辆破三轮车,他就靠它活命。老王有的只是一个破院子,几间破房子,一辆破三轮,他没有温暖他的家,孤单的灵魂何处安放?!


可就是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苦命人,在喧嚣的世界中依然保持着心底最纯、最真的善良……


荒唐动乱的年代,学术权威被认作“反动学术权威”。杨绛夫妇也惨遭迫害,作为“反动学术权威”被反动派打翻在地,踩在脚下。那个人人自保的社会里,歪风邪气丝毫没有影响到老王。老王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,坚守着自己做人的道德良心,坚守着自己做人的行为准则。


老王给杨绛家带冰,车费减半。而且老王送的冰比前任送的大一倍,但是冰价相等。老王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,就是这样一个实诚人。他从没想过要欺负谁,他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

老王送钱钟书去医院,坚决不要钱,推辞不过,拿了钱,他竟然还不大放心。善良的人总是忘记自己,牵挂着他人。


老王病入膏肓。去世前还不忘感谢曾经帮助过他的人:他拖着僵硬的身子,把鸡蛋和香油送给杨绛。感恩的人总是忘记不幸,记得世界给予他的温暖,并用行动回应这温暖。凄惨的老王,丑陋的老王,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,为人处事时时透着淳朴和善良,他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!


苦成那样,他似乎从不抱怨,也绝不一味索取,而是知恩图报,一味付出。身在困顿中的老王啊,依然坚守着人性的光辉!那些言行丑陋的人看过,不知是否会汗颜?!


悲情者心中的愧怍


老王与杨绛相遇,不知是老王的善良温暖了杨绛,还是杨绛的善良体察了老王?无论是前者,还是后者,他们都是幸运的,在那个凄苦的年代里,他们互相取暖,一路同行,让人看见前进的希望!


杨绛常坐老王的三轮车。大家都不喜欢坐老王的车,老王的生意惨淡,生活贫困,但是杨绛却用“常坐”的方式照顾老王的生意,帮助老王。杨绛用自己的善良体谅着老王的不易。


不仅如此,坐车的时候,杨绛和老王说着闲话。大家都轻视,甚至非议老王,而杨绛却用说闲话的方式,用一路“说着”的方式,温暖这老王孤单的心。杨绛用平等的态度温暖着老王的孤独。


老王的那只好眼也有病,天黑了看不见。也许是受家庭影响,杨绛的女儿给老王吃了大瓶的鱼肝油,老王看得见了。杨绛一家在乎老王的苦痛,关爱老王的病痛,安抚了老王孤寂的心灵。


无论是老王送冰车费减半,还是送钱钟书去医院坚决不要钱,杨绛都一定要照价给钱。杨绛用自己的善良体察着老王的艰辛。


如此,按理说,杨绛对老王已经仁至义尽,她关注着老王,帮助着老王,温暖着老王,根本没有必要愧怍!可是杨绛愧怍着,为什么呢?


病入膏肓的老王送来鸡蛋,杨绛没请他坐坐喝口茶水而抱歉?老王送来鸡蛋和香油,表示感谢,杨绛却拿钱侮辱他而不安?


杨绛说,都不是。渐渐地,她明白了: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者的愧怍!杨绛自认为她有一个爱她的爱人——钱钟书,她有一个她爱的女儿——钱媛,他们共同拥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家,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她忘记了自己的不幸和屈辱,反而发现老王的不幸,关爱老王,帮助老王,即便如此,还觉得愧怍,这是怎样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啊!!


多希望世人多一些推己及人的济世情怀,用自己的体察关爱弱者,用自己的善良拥抱善良,只有这样世界才会变成美好的人间。


《苦命人心底的善良,悲情者心中的愧怍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