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约而不简单——简析《老王》的语言

简约而不简单


——简析《老王》的语言


细读杨绛的《老王》,发现《老王》的语言很有味道,说得似乎风轻云淡,细读却发现每个词都是精心推敲的,每个词都意蕴丰富,简约而不简单。


现以下列语句为例,做一简单分析。


1、他靠着活命的只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;有个哥哥死了,有两个侄儿“没出息”,此外就没什么亲人。


仔细审视这几句话,你会关注哪个词?一定是“活命”吧。的确应该关注“活命”,因为这个词比“生活”更有力度,更见匠心,它也更能写出老王的苦,写出了老王的挣扎,老王苦到什么程度呢?挣扎在死亡线上。可是你有没有注意“死”这个词?有没有想过中国人是讳言“死”的?对于死,中国人都说得讳莫如深,天子死叫“崩”,大臣死叫“薨”,士大夫死叫“卒”,平民死才叫“死”。但是平民老百姓也不直言死亡,而是用去世、长眠、安息、永别、离开人世、寿终正寝来等来代替“死”字。而在山东老百姓常常用“老了”代替“死”字。作为大师难道杨绛不懂中国文化?想来不是。从全文看杨绛关心、体谅老王,不可能不尊重老王。那就是杨绛故意使用了这个“死”,有何用意吗?也许有。看似不尊重老王的一个“死”字恰恰是站在老王的角度,凸显了老王的不幸和心酸,就一个哥哥,还死了!这孤单,这孤独;这境遇,这次第也只能用“死”字来彰显!


2、他也许是从小营养不良而瞎了一眼,也许是得了恶病,反正同是不幸,而后者该是更深的不幸。


仔细读读这句话,有没有发现有一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?没错,是“也许”,出现了两次。还有一个词和它同义,找到了没有?对,是“该是”,也是猜测。两个“也许”,不仅仅是猜测,也是对客观事实的尊重,毕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更是对老王的尊重。“该是”是“应该是”,以退为进,看似还是猜测,实则是为了突出主观感情:无端的猜测,异样的眼光,可畏的人言,成了老王最深的不幸,老王的不幸雪上加霜。“该是”应该得到大家同情,却得到是非议,这是杨绛不能理解的。可见“该是”是对老王深深的同情,也是对世态炎凉委婉批判!


3、他送的冰比他前任送的大一倍,冰价相等。


“前任”为什么不是“上一位” ,或“前一个”?“前任” 的基本意思是:“()在现在担任某项职务的人之前担任这个职务的”。由此看来,这是大词小用。这个词不仅写出了老王为人忠厚老实,也突出了杨绛对老王的尊重,对老王认真做事的肯定;用词简约而不简单,还透着幽默风趣。


4、幸亏有一位老先生愿把自己降格为“货”,让老王运送。


一个“货”字,不仅写出了老先生的善良,更写出了老王的艰难,没有了这个“货”,老王衣食就没有了着落?!可怜,可悲!看似幽默,实则心酸,这恰恰是杨绛对老王的同情,关爱啊!


5、他面如死灰,两只眼上都结着一层翳,分不清哪一只瞎、哪一只不瞎。说得可笑些,他简直像棺材里倒出来的,就像我想像里的僵尸,骷髅上绷着一层枯黄的干皮,打上一棍就会散成一堆白骨。


这段描写经典,精当。从脸色写到眼睛;又从眼睛写到整体给人的印象,还有由此而生发的联想想象。但是你有没有注意“说得可笑些”这句话?依然是以退为进,这样境遇的老王谁还能笑得出来,除非他有病,除非他冷漠!杨绛用这个“笑”字,实在让人笑不出来,却让人更加心酸,更加同情老王。“笑”中透着凄惨,透着同情,透着批判!


这让我想起了孔乙己,孔乙己在众人的笑声中出场,又在人们的笑声中远去,人情冷暖尽在其中;还让我想起了欧·亨利《麦琪的礼物》,想起了他的“含泪的笑”……大师们都擅长用“笑”,一“笑”知冷暖啊!


6、我强笑说:“老王,这么新鲜的大鸡蛋,都给我们吃?”


又是一个“笑”,含义却迥然不同。老王来给杨绛送鸡蛋和香油,作为主人杨绛理应满脸含笑迎接客人,表示热情和感谢。可是看到僵尸一般的老王,杨绛却笑不出来,为老王的病入膏肓,为老王的悲惨命运。可是老王毕竟是客,杨绛也想给他微笑,给他温暖,让他看到活着的希望,于是杨绛不得不强颜欢笑,这笑里面究竟藏着多少无奈和同情啊?!


7、“什么时候死的?就是到您那儿的第二天。”


“什么时候死的?”应该怎么读呢?是惊讶于杨绛的不知道,还是对老王的死不以为然?似乎二者兼而有之,甚至后者的味道更浓些。老王死了,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以至于杨绛都不知道!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?!而且又是一个“死”字,和杨绛口中的“死”截然不同。从始至终杨绛尊重老王,关心老王,帮助老王,前面的那个“死”透漏着对老王的无限怜惜。而从文中看,那个人并没有关心老王,嘴里的“死”也是在杨绛说不下去,说不出口“呀,他什么时候……”的时候说的,而且当杨绛关心的询问老王的情况:“老王怎么了?好些没有”,那个人却说“早埋了”,三个字干净利索,也恰恰透露出说者的轻松和冷漠。由此可见,这一个“死”字,没有避讳,直截了当,透漏着说者对死者的冷漠,甚至是大家的漠不关心。当时的世态人情,当时的人情世故,也可由此推知一二。


8、几年过去了,我渐渐明白: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。“愧怍”即惭愧,那为什么杨绛不用“惭愧”?


“愧怍”一词语出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於人。”宋曾巩 《又祭亡妻晁氏文》:“夙夜思惟,心颜愧怍。”明方孝孺 《与黄希范书》:“千里遣徒,贐以束帛,而缺然无以报,不胜愧怍。”这个词竟然有如此渊源。“愧怍”的运用,典雅别致,透着浓浓的书卷气息,彰显了大师的风范。(愧怍”有没有其他深意呢?)


《老王》的语言,看似平平淡淡,普普通通,似乎无阴无晴,然而平淡而不贫乏,简约而不简单,每一个词,每一句话都饱含着杨绛的一腔深情,彰显着杨绛匠心独运。苦心经营的朴素中,透着本色的清新淡雅,干净明晰的本真中爆发着巨大的表现力。

《简约而不简单——简析《老王》的语言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